行业聚焦
水十条给十大排污行业施重压
发布时间: 2015-04-23    点击量: 1479

报记者刘秀凤 徐卫星

  取缔“十小”企业。2016年底前,按照水污染防治法律法规要求,全部取缔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型造纸、制革、印染、染料、炼焦、炼硫、炼砷、炼油、电镀、农药等严重污染水环境的生产项目。
  专项整治十大重点行业。制定造纸、焦化、氮肥、有色金属、印染、农副食品加工、原料药制造、制革、农药、电镀等行业专项治理方案,实施清洁化改造。新建、改建、扩建上述行业建设项目实行主要污染物排放等量或减量置换。
  集中治理工业集聚区水污染。2017年底前,工业集聚区应按规定建成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并安装自动在线监控装置,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提前一年完成;逾期未完成的,一律暂停审批和核准其增加水污染物排放的建设项目,并依照有关规定撤销其园区资格。
  ——节选自《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酝酿已久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简称《水十条》)上周正式公布,“狠抓工业污染防治”被放在了首要位置,取缔“十小”企业、专项整治十大重点行业、集中治理工业集聚区水污染都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在欢呼环保产业盛宴来临的同时,也要看到造纸、焦化、电镀等行业升级改造、不进则退的压力。
仔细研究条款中涉及的行业,造纸、印染、炼焦、制革、电镀等均是以往淘汰落后产能、加大污染整治的重点关注对象。但多轮淘汰整治后,仍有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生产项目存在,环保治理不到位的情况也不鲜见。此次《水十条》再次明确整治时间表,会给这些行业带来哪些影响?压力之下,企业需要进行哪些改变?

工业污染隐患有多大?

造纸等4个行业的废水排放量占重点调查工业企业废水排放总量的47.5%

  浙江省海宁市司法局局长金中一的微博“叫板”日前引发网友围观。这源于他晒出的一张照片:钱塘江外六工段排涝闸的闸口江面出现大面积黑水,因为周边化工厂较多,他怀疑有企业偷排。虽然黑水来源尚无官方回应,但不容忽视的是,周边林立的企业确实给钱塘江带来了环境风险。

  “2010~2012年,杭州市工业生产总值的50%以上来源于高排放、高耗能行业,而其中35%来自化工、印染、造纸这三大行业,其污染排放占比高达85%,恰恰分布在钱塘江两岸。”杭州市环保局局长胡伟在浙江省“两会”上披露的数据令人震惊。窥一斑见全豹,钱塘江的问题正是全国的缩影。

  环境保护部在对《水十条》的官方解读中指出:全国近80%的化工、石化项目布设在江河沿岸、人口密集区等敏感区域;突发环境事件频发,仅2014年环境保护部调度处理并上报的98起重大及敏感突发环境事件中,就有60起涉及水污染,因水环境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呈显著上升趋势。

  形成这样的产业布局,也有多种原因。这些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用水、大量排水,邻水而建为企业最初发展提供了优势条件,助推了当地经济的快速发展。可GDP日益显著的同时,环境风险隐患也积少成多。

  《2013年环境统计公报》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废水排放量695.4亿吨,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209.8亿吨,比2012年减少5.3%。在调查统计的41个工业行业中,废水排放量位于前4位的行业依次为造纸和纸制品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纺织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这4个行业的废水排放量为90.8亿吨,占重点调查工业企业废水排放总量的47.5%。

  近年来,随着法律法规日益完善、相关部门严格环境执法等,企业的环境行为有了明显改善,但偷排、超标排放等问题依然存在,并对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水十条》出台,让相关行业再次感受到“紧箍咒”的压力。

  环境倒逼现状如何?

  倒逼企业提高环境治理水平,不达标企业被淘汰

  如果不是记者亲眼看到,很难将时尚的大上海与车间布局凌乱、污水横流的小电镀联系起来。但事实就是如此,上海目前仍有200多家电镀企业,而且一些已经在国家产业政策中明确要淘汰的工艺仍在生产。上海市电镀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国祥告诉记者,“不在工业园区的、不能满足《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实现达标排放的,都将被调整,最终要调整淘汰30%左右的企业,将来上海剩下的电镀企业在150家左右。”

  近年来,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如行业准入条件、产业结构调整目录、污染物排放标准等,规范企业环境行为,推动产业结构调整。

  以制革为例,环境保护部于2014年3月1日实施了《制革及毛皮加工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对各项污染物的排放设定限值;工信部于同年6月1日实施了《制革行业规范条件》,为行业投资管理、土地供应、节能评估、环境影响评价等工作提供依据。

  山东省造纸行业的污染曾饱受诟病,几乎每个县都有造纸厂,全省造纸企业超过1000家,几乎一家企业污染一条河流。为扭转这一局面,山东省在2003年率先发布严于国家标准的地方排放标准,倒逼企业治污。环境标准提高和严格执法使造纸企业COD排放量显著下降。同时,大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退出造纸行业,而留下来企业的竞争力和规模显著提升。对此,晨鸣集团董事长陈洪国说,环保标准越严格,越能让市场竞争有序,经济和生态效益取得双赢。

  据王国祥介绍,上海市电镀协会在去年发布了《上海市电镀企业整治要求》,明确要淘汰落后工艺、设备和重污染化学品,加快企业技术改造步伐。在废水治理方面,企业要实施废水分质处理,污水排放应符合《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GB21900—2008)要求。同时,企业还必须建立健全污水分析室,配备检测仪器和专职分析人员,并有详细的操作记录。

  “近年先后发布的‘两高’司法解释、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等,对电镀企业老板的触动很大,以前只有罚款他们可能不会在乎,现在可能要面临刑事责任,这就让他们真正开始重视污染治理工作。”王国祥说。

  技术能满足需求吗?

  目前技术可操作性差,应从专业相机变成傻瓜相机

  根据《2013年环境统计年报》,在147657家重点调查的工业企业中,共有80298套废水治理设施,形成了25642万吨/日的废水处理能力,投入运行费用628.7亿元,共处理492.5亿吨工业废水。有环保行业分析师预测,2013年~2015年,造纸、纺织、化工、石化、有色及钢铁6个行业的工业废水投资需求预计将达到1178亿元。

  江西金达莱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廖志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更关注这些资金投下去能否取得预期效果。

  如何让投资发挥作用?廖志民认为,首先要确定科学、合理的排放标准,“就像跳高一样,如果将合格线定在1米5,大部分人努力一下就过去了,大家都会努力。如果将合格线定在3米,努力也过不去,大家可能就都放弃了。”标准之外,他建议结合实施环境准入等措施。

  在技术方面,廖志民认为,现在的污水处理技术总体上太专业、太技术化,很难操作。“我国有不少污水处理设施都是摆设、没有真正发挥作用。这不仅是不重视的原因,技术可操作性差也是原因之一。就像照相机一样,要从专业相机变成傻瓜相机,让普通人能够操作,会有助于污水处理设施有效性的发挥。”廖志民说,污水处理技术还应该是环境友好的技术,不能成为污染源,不能因为要实现污水达标排放,而带出其他污染。

  廖志民说,这样的技术创新还是存在的,但需要发掘和鼓励。

  机遇还是挑战?

  以环保管理能力为参照系的分化现象将愈加明显

  巨大的资金需求让环保行业获益的同时,也给相关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在印染等行业,环保治污的巨大压力已经让多地多家企业遭遇停产、限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市场供需环境的改善,近期印染费价格经历了多番调价。

  国家纺织产业节能减排技术支撑联盟副秘书长王保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水十条》对印染行业而言,迎来了新的供需契机。对大型企业,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机遇,而对小型企业来说,不达标要么整治关停、要么进园,从而推动整个行业的提升以及工业园的建设和发展,并带动节能减排技术不断进步。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社会责任办公室副主任胡柯华同样指出,《水十条》将对企业的环境责任形成倒逼机制,并将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作用——机遇或挑战,这种以环保管理能力为参照系的分化现象将愈加明显。

  但王保生也指出,在污染治理方面,有的技术能够解决问题,但成本太高,企业承受不了。“最好像节能补贴一样,政府也能在政策和资金上有所支持。”

  环保只是造纸行业发展面临的压力之一。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中国造纸行业产量出现建国以来首次负增长,我国的新闻纸市场自2011年以来也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下滑。对此,华泰集团总工程师张凤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整个中国造纸行业都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无论是为了淘汰落后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还是为了环境的改善,严格的环保标准对所有企业都是一个新的契机。”

  纺织、造纸行业如此,其他行业亦然。

新闻来源:中国环境报